老药桔-住你隔壁

我有60个男朋友。

【Theseus/Newt】《The Monster-困兽》

见过如此美味的肉吗!!!🙃🙃整整看了20分钟

莲久:

【Theseus/Newt】The Monster 困兽


CP:Theseus/Newt From 《神奇动物在哪里》


字数:1w


Caution:ABO设定,有私设,dirty talk&dirty fuxk千万千万要谨慎阅读。


And Merry Christmas!


Summary:忒修斯·斯卡曼德到最后也不知道,他的弟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


    渡鸦带来了线人的消息。像是一道闪电刺穿夜幕,星空垂落到地平线的最远处。
  整个傲罗办公室从它翅膀上的第一根羽毛落地开始,寂静得如同一座布满迷雾和重重鬼火的坟墓。它乌黑的翅膀上反射出紫蓝色的金属光泽,优雅而散漫地在空气中制造出几团气旋之后,伸直了细长的脚爪,安稳地落在了首席傲罗的肩膀上。机密性越高的信息,就会用越隐蔽的信使传送,至于渡鸦——它们是高级傲罗放在诸如翻倒巷这类另巫师们所不齿的地域的守护者。
  首席傲罗紧绷的唇线并没有因为在他耳边一张一合的鸟喙而改变,精通渡鸦语言的人不多,连在座的傲罗都没几个,倾听者把汪洋一般蔚蓝的眼眸眯了起来,他感受得到,胸腔中的愤怒与嫉妒像是绿色的火舌,啃咬舔舐着五脏六腑,要把他每一滴血液都吸吮得干干净净。
  能让他动气的原由极少,所有原因的唯一共性就是——事关纽特·斯卡曼德。

  渡鸦带来了那个处/子的消息:他在翻倒巷,臭名昭著的伍斯特酒吧,那里的Omega掌控着一切,另那些养尊处优的Alpha反倒觉得自己像个娼妓,他们众星拱月,只期盼那些需要临时标记的Omega垂怜自己,他们在结合热里面互相抒解情绪,救救这因为Omega稀少而人口属性严重不均衡的悲惨世间。
  排着长队等候挑选的是一群被欲望和饥饿驱使的巫师,也会有堕落的精灵和侏儒参与其中。
  纽特·斯卡曼德被无助和恐惧驱使着迈进泥潭,那些尘土、荆棘和枯萎腐烂的花瓣将他埋没,他睁开悲悯的眼睛——那是黑夜之中同星子辉映的绿宝石。
  他需要一个人解决他难耐的发情期。
  他去了那间冠冕堂皇自称为“Omega庇护所”的酒馆,伍斯特酒吧和一些Omega签署协议,为他们提供由他们自己选择的,可以临时标记他们的Alpha,至于那些饥渴,又沉迷于狩猎的Alpha们,他们会站在狭小逼仄的空间里,透过沾满灰尘和蛛网的玻璃窗,看着隔间里面散发着迷人香气的Omega。

  处/子的身体里住着一只野兽,它终将刺破阻隔摘得禁果,他对任何人都充满诱惑。
  首席傲罗曾经在神奇事务司中,斯卡曼德家族的预言球上读到这句话。

      “忒修斯?”
  莉塔·莱斯特兰奇的声音从遥远而空旷的空间里响起,忒修斯抬起头来,他挑眉毛的动作和小斯卡曼德如出一辙。莉塔双手撑在桌子边缘:“也许是线人认错人了。”
  她小声说着:“你待在这里,我去看看。”
      “不,莉塔。”
  忒修斯甚至连一个阻止的手势都没有做,他苍白的尾音消失在一阵剧烈哭嚎的旋风之中,只有莉塔知道,忒修斯·斯卡曼德的幻影移形其实是仓皇而逃。
  他嫉妒得快要发疯,一刻钟都不能再等,伍斯特酒馆的晚宴已经开始七分钟了,或许纽特早就挑选到了他心爱的Alpha,或许他们正在结合,狼吞虎咽的Alpha也许正在啃噬被傲罗用咒语封印的Omega腺体。
  倘若有任何人触碰纽特天鹅般的脖颈和棉絮一般的头发,忒修斯会不惜一切切断那个人的手指。触碰他将会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那是他守候了多年的神衹,阿尔忒弥斯,每一寸皮肤都是月光精雕细琢而成的艺术品,他的嘴唇是熟透了的红浆果,眼里镶嵌着绿宝石——一丝杂质都没有。


下文在这儿。


SY:在这儿

算了

“Can I have your Instagram please?”
他接过来 他一定会接过来 输入一行你已经输入过好几遍的名字 千钧一发的按钮 再把手机还给你
“Dankeschön.” 天啊 你真是个无趣的人
你还想提起芥末和苹果之间无关紧要的联系 可你还是转身了 选择回避 不去想了 想法太荒唐
前排座位 标志性眼睑 云端之上的思想 惊讶的朋友 直到你看见他在玻璃门后背对着你 是不是 对不对 反正也无所谓了
与过往每一次一样 兴许最后还排不上你最喜欢的小男孩第25。

女孩们 向前走 如果有机会 千万别结婚

TCHOLIC:

每一张都好看!超有梗!!我已经炸了!!!


图源:twi | 2DOMENE5

URL:https://twitter.com/2DOMENE5

授权:见P10

我写了一点火车组
但是没有勇气发出来……
🌚

无题

电话响了。一声。两声。家里没有其他人。穿着长筒袜的脚在木地板上发出空洞的咚咚声,从卧室到走廊。壁橱的门被猛地拉开,话筒被接了起来。
“你好?”男孩怯生生地问到。
木质门不小心发出吱呀的响声,他立刻站直,手指不安地绞着电话线。
空气安静了十秒钟。他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好的…好的。再见。”
他又补说了一声再见,像是怕对方没有听见。
啪的一声,话筒被挂上,壁橱门也被扇上。男孩发出大声快乐的怪叫,又咚咚地跳着回了卧室。
是什么让他这么开心呢?大概是教中提琴的先生今天不来了吧。

这个采访看得我🌚盯来盯去太刺激了🌚卷盯Fionn的耳环和脖子 Fionn盯卷的嘴唇【我猜】🌚